(本文更新版本請移駕 https://ltsoj.com/2019/12/14/west-africa-zh

西非可以說是全世界旅遊難度最高、也最少遊客踏足的地區。這裡沒有什麼「一輩子一定要去一次」的景點、旅遊資訊非常稀少,再加上基礎設施的缺乏以及與其他地區的文化差異⋯⋯種種因素都使得西非旅行充滿挑戰;然而,這裡有著別的地方看不到的文化景觀、往昔非洲帝國的遺跡,以及見證奴隸貿易歷史的場景,再加上還未被觀光業污染的太嚴重,這使得西非具有一種讓人覺得「因為神秘、因此更應該前往」的獨特魅力。

抱持著探索未知世界的好奇心、想要挑戰自我的毅力,再加上今年正好是跨大西洋奴隸貿易(Trans-Atlantic Slave Trade)進入北美400週年,我在2019年11月23日到12月1日之間,以一位背 …


This is the post #4 of my travel series “Beating the Unbeaten Tracks”. In this post, I’d like to share what I saw as a backpacker in Xinjiang, and provided a bit more historic context behind the current tension. I’d really appreciate your claps, comments or questions. You can also follow me at LifetimeSojourner’s Facebook or Instagram! :)

A similar post I wrote earlier in Mandarin: 2018年5月,我的「新疆經驗」.

Imagine a place like this: it has unparalleled natural beauty, many splendid snow-capped peaks above 7,000m, breathtaking view of alpine lakes, valleys and desserts, as well as people of great hospitality. But meanwhile…


喬治亞或許離歐洲不遠,在多數人心目中卻因為陌生而顯得遙遠;而這個遙遠的國家裡竟然還有著比遙遠更遙遠的所在,那就是西北方如同仙境般的淨土Svaneti,擁有未被玷污的地景,以及自己獨特的文化,由於地形崎嶇與世隔絕,幾千年的歷史於在地人的生活中相對完好的被保存下來。

本文是我的《高加索三國八日》系列文第二篇,上承第一篇文章《韻味獨具的千年老城:喬治亞首都第比利斯(Tbilisi)》。

其他更多資訊請見《Lifetime Sojourner 終身旅人 Jerome Yang》FBIG

如同台灣的橫貫公路:從Zugdidi經由Mestia上Ushguli的路程

我是從首都第比利斯(Tbilisi)出發,搭乘夜間的臥舖火車前往Svaneti的門戶城市Zugdidi,關於這段旅程可以參考我前一篇文章 《韻味獨具的千年老城:喬治亞首都第比利斯(Tbilisi)》。

從Zugdidi上Svaneti主要城鎮Mestia的交通工具是馬舒卡,事前一再查詢前人經歷、確認搭車的時間和地點,到了現場才發現完全多慮了 — — 當地人對於觀光客會到哪一清二楚,一到Zugdidi、從站房右邊的階梯走下去,就有至少三輛車在那邊等著,並且清楚寫著Mestia,根本就不可能錯過,公定價一人20GEL,坐滿即開;為了拍照方便,我很厚臉皮的搶了駕駛旁的座位。


This is the post #3 of my travel series “Beating the Unbeaten Tracks”. I’d really appreciate your claps, comments or questions. You can also follow me at LifetimeSojourner’s Facebook or Instagram! :)

The most adventurous part of my grand trip in 2018: from Bishkek, the capital of Kyrgyzstan to Kashgar, a major city in China’s Xinjiang (so-called) Autonomous Region. While it should take only an hour to fly, I chose a much more strenuous way: moving over the Pamir Mountains, where the average elevation is well above 10,000ft, by some unusual ways: cargo van, martshrutka, hitchhiking, and shared taxi.

Near the Kyrgyzstan-China border

This is the second post of my travel series “Beating the Unbeaten Tracks”. I’d really appreciate your claps, comments or questions. You can also follow me at LifetimeSojourner’s Facebook or Instagram! :)

Last June (2018), I took the Trans-Siberian Railway from Zabaykalsk in the Far East all the way to St Petersburg via Lake Baikal, Ekaterinburg, Kazan and Moscow. Since it’s a week-long train ride, most travelers would divide it into several segments, so did I. Nevertheless, there was still an extremely long train ride from Irkutsk (gateway to Lake Baikal) and Ekaterinburg, which took 52 hours (3 nights and…


This is the first post of my travel series “Beating the Unbeaten Tracks”. Each post covers an off-the-beaten-track country I’ve been to. In each post, I’d share (1) a spot I really like, (2) other highlights, and (3) general tips for travelers. I’d really appreciate your claps, comments or questions. If there are things in each country you’d like to learn more about, do let me know, as I may write an in-depth post about that! You can also follow me at LifetimeSojourner’s Facebook or Instagram! :)

Gaining independence from the USSR in 1991, Estonia is now a tiny while…


大概一直到一兩年前,我對於高加索山還沒什麼概念,只知道在美國有時白人也被稱為「高加索人」(The Caucasians);後來開始迷上語言學,發現那裡是地表上語言與文化數一數二複雜的地方,同時又保持了數個擁有千以上年歷史的國族認同,這種既多元又獨特的性格吸引了我,於是在2017年拜訪波羅的海小國、2018年穿越中亞之後,2019年我又再次踏上了前蘇聯領土,打算用九天的時間拜訪高加索地區的三個國家,喬治亞、亞塞拜然與亞美尼亞。

這篇文章以及後續系列文是我個人的遊記,同時文中會附上一些給自助旅行者參考的實用資訊。

前言:為什麼要去高加索地區旅遊?有什麼好玩?

關於簽證:我是台灣單一國籍,因此喬治亞與亞塞拜然兩國都必須使用中國旅行證入境,相關經驗請見:「中華人民共和國旅行證」使用經驗談(中國、喬治亞、亞塞拜然)

其他更多資訊請見《Lifetime Sojourner 終身旅人 Jerome Yang》FBIG

不完美的開始:波蘭華沙的轉機悲劇

從美國經歐洲前往高加索的路大致順利,我還利用在波蘭華沙轉機的12小時近市區逛了一大圈;沒想到就在興高采烈地來到登機門、準備踏上前往喬治亞首都第比利斯的飛機時,悲劇卻發生了。

「根據你手上的證件,我們不能讓你登機。」地勤人員看了我的中國旅行證、在系統裡查詢許久、又請示了上級,然後給了我這個答案,同時機門已經關上,機場人員也紛紛下班,只留下我和一位地勤小哥繼續在登機門口掙扎著。

問題是這樣的:雖然理論上台灣人可以持中國旅行證入境喬治亞,但這件事情航空公司的系統裡面沒有明文表示可行,因此照規定他們(波蘭航空)不能隨便放行,在報到的時候就應該確認這件事;但由於我在美國就已經拿到所有航段的登機證、跳過了波蘭航空的確認程序,才會發生一路走到登機門口卻發現無法登機的窘境。


如同前篇所述,隨著海拔越來越高、道路向山嶺越來越接近,就表示喬治亞與亞美尼亞的邊界要到了。生長在一個海島國家,陸路出入境並不是個令我熟悉的經驗,因此每次碰到都還是會期待(但同時也多少會緊張)一番。(我之前曾經陸路跨過的邊界包括:美國→加拿大、美國→墨西哥、吉爾吉斯→中國中國→俄羅斯、俄羅斯→芬蘭,還有這一趟已經走過的喬治亞→亞塞拜然。)

從第比利斯(A)到葉爾溫(B)的路線,從地圖上可以看出多是蜿蜒的山路

從喬治亞經陸路入境亞美尼亞

經過了充滿商店、換錢所的最後聚落,喬治亞的出境檢查站便大刺刺的出現在道路中央。在這裡所有馬舒卡的乘客必須下車(但行李不用下),僅留下司機開著車出境,其他人就得帶著護照通過喬治亞的出境檢查。全車乘客除了我以外都是當地人,對於這個程序應該駕輕就熟,幸好我也快速且順利的通過,沒有耽誤其他人的時間,甚至因為比別人更早出境而有時間可以逛一下免稅店。

接下來和所有陸路邊境一樣,有一段比較尷尬的區域是介於兩國檢查站之間的交界區,長度大概只有數百公尺,大多數乘客會用走的或是稍微坐一下車到入境國家的檢查站。在這裡就必須把所有行李帶下車了——入境一個國家時,向海關申報攜帶物品是必要步驟,即使走陸路也不例外。

當眾人開始卸貨時才發現,原來車上載的貨物遠多於乘客行李,似乎是某種乾燥過的作物,裝成近10包大大小小的布袋。我才一下車,他們馬上喊著:「滿洲里亞!你負責推一車過去!」

這個經驗對我來說並不陌生——2018年6月從中國滿洲里入境俄羅斯時,從中國拉貨進俄羅斯的同行當地人就會叫全車乘客幫忙,猜測是因為貨物太多太重,加上海關應該有限制每人可以攜帶的容量,有全車乘客幫忙會容易許多。至於你說有沒有可能幫忙拉貨但不小心拉到走私品因而觸法?我是覺得可能性不高啦,陸地邊界如果要走私辦法多的是,犯不著如此明目張膽。

這次入境,總算可以用我的中華民國護照了,搭配出發前就申請好的亞美尼亞電子簽證,過程也很順利,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我主動給移民官看我的喬治亞出境章、因而被瞄到有亞塞拜然的出入境紀錄——別忘了他們和亞美尼亞是世仇,去過亞塞拜然的話入境亞美尼亞一定會被問(雖然不會因此而被拒絕入境)。


5月26日早上九點半, 我剛從亞塞拜然首都巴庫搭臥鋪火車抵達喬治亞第比利斯,走出了火車站,對著車站門口如禿鷹一般等著肥肉(顧客)上門的計程車司機們這樣喊著。司機們都不諳英文,但喊了幾聲之後其中一人就叫我跟著他走了幾步,然後他對站前廣場上的某輛廂型車大吼了一句,接著便用手指著那部廂型車示意叫我走過去。

喔,忘了說明一下,這句「葉爾溫,馬舒卡」不是具有招喚車輛能力的神奇魔咒,也不是某國政府最喜歡聽的「通關密語」。「葉爾溫」是我接下來的目的地、亞美尼亞的首都;「馬舒卡」則是我想要搭乘的交通工具。我這樣喊的意思是「我想搭馬舒卡去葉爾溫」,避免計程車司機以為我是財大氣粗、打算自己包一輛車過去的暴發戶觀光客。

走出第比利斯車站所見景象,照片中前排左二車輛就是我後來搭乘的交通工具


5月下旬從高加索地區回來之後,最常被身邊朋友問到的問題就是「你為什麼會想去那裡?」作為系列文章的第一篇,本文希望讓大家對於高加索地區有個基本概念,並且稍微了解我為何會想去。

Ushguli,位在喬治亞深山裡、有著千年歷史的村莊

高加索在哪裡?

高加索山(或高加索地區)是位在黑海與裡海之間的一道山脈,也被用來指山脈周圍的地區,山脈以北由俄羅斯境內的好幾個自治共和國(類似中國的少數民族自治區)管轄,以南則是一般通稱的「高加索三國」——喬治亞、亞美尼亞、亞塞拜然,整個範圍在1991年之前完全屬於蘇聯領土,蘇聯解體之後馬上就陷入各種武裝衝突中,而這不難理解——不算大的範圍裡有著如此多的國家與自治區,錯綜複雜的文化與族群組成讓這塊土地上佈滿了導火線。

Jerome@旅行熱炒店

我是Jerome,一個熱愛冷門路線的旅行者。我製作的「旅行熱炒店」是一個深入世界角落、探索歷史地理文化脈絡的知識型旅行PODCAST ,歡迎您加入我的旅程!新文章與節目內容都已經轉移到 ltsoj.com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